欢迎访问hy590海洋之神城线路!

当前位置: 首页> >泵车 >正文

棉价改革棉农高兴不起来产棉地出现僵局

棉价改革棉农高兴不起来产棉地出现僵局

11月底的初冬已经寒气逼人,可在棉农王民(化名)的心里已经是冰冷至极。尽管买方给出的价格比王民心理价格每斤高出了8分钱,可王民还是觉得不满意。

王民捂在手里快一个月的棉花最终还是给卖了出去。“这个价或许是现在最高价了,可能不会再高了吧。”王民安慰自己说。

种了多年棉花的河南籍农民王民是位地道的棉农,他不仅熟知种棉的田间操作技巧,而且还熟悉当地棉花市场的行情,可是王民却对于今年的棉花市场行情有点摸不着头脑。

一边是棉花产量下降,一边是棉花价格下降,这让王民感到了疑惑,“往年棉花产量高的时候,价格都没有下降过,而今年棉花产郑州军海医院量下降了,怎么价格就下降了呢?”

不光是王民,还有很多像王民一样的棉农都遇到同样的困惑,而这背后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今年国家实施的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补贴政策。

取消临时收储,让棉花价格由市场来定价

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新疆、山东、河北、河南、湖南、湖北等主要产棉区已进入棉花采摘收尾阶段。然而,由于受不良天气影响,加之籽棉收购价偏低挫伤了棉农的采摘积极性,今年我国棉花减产幅度较大。

然而,虽然棉花产量减幅较大,但棉花价格却没有受到提振,自年初以来一路下滑,近期更是加速下行。

“今年产量确实不如往年,往年一亩地可以产到500斤左右,而今年只有不到400斤,价格也不如往年,今年每斤能卖到6.8元就不错了,往年最好的时候能卖到8.5元左右。”王民说。

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部于今年4月5日联合发布2014年棉花目标价格,为每吨19800元。

目标价格政策是在市场形成农产品价格的基础上,通过差价补贴保护生产者利益的一项农业支持政策。当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时,国家根据目标价格与市场价格的差价和种植面积、交售量等因素,对试点地区生产者给予补贴;当市场价格高于目标价格时,国家不发放补贴。

这标志着持续3年的棉花临时收储政策正式谢幕,国家对棉花的补贴将从“暗补”变为“明补”,政府不再直接干预棉花价格,棉花价格由市场形成。

虽然有补贴,但是王民算了算,“还是亏钱了。”在北京军海脑科医院地址在哪王民的心里,他有个疑惑解不开,“以前国家实施棉花收储政策,有多少收多少,价格还不会给低了,如今实行棉花直补政策,棉花还怎么卖不出去了?”

在内外棉价格倒挂、棉花储备库存不断攀升的背景下,今年国家启动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一方面要在全国范围内取消棉花临时收储政策,价格由市场决定,另一方面对新疆棉花实行目标价格补贴。

按照《新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目标价格为每吨19800元,补贴方式为四六开,即中央补贴资金的60%按实际播种面积补贴,40%按实际籽棉交售量补贴。

这一政策的实施在业内引起巨大反响,多数业内人士认为,此轮新政意味着政府不再直接干预棉花价格,国内棉价由以前收储价、抛储价、进口价共同决定的格局,开始被打破。

毋庸置疑,棉花价格是由市场供需来决定的,那么今年棉价市场供需情况如何呢?北京一家从事棉花交易的中间商告诉本报记者,今年的棉花市场供需要到12月底才能知道,现在各地产棉区的棉花都在陆续入库,预计全国棉花产量为650万吨左右。

谈到今年棉花产量及市场供应情况时,上述中间商说,“今年产量是不高的,但是今年的市场供应相对均衡一些,如果供应过剩也多不了多少,如果供应短缺,也少不了多少。”

据媒体报道,近日,国家发改委主持召开第二次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工作部际联席会议,财政部经建司有关负责人通报了内地棉花价格补贴相关政策,对中央财政补贴内地棉花主产区有关事宜进行了说明,并对内地相关省份落实补贴工作提出要求。

内地补贴范围为山东、湖北、湖南、河北、江苏、安徽、郑州军海癫痫医院河南、江西和甘肃9省,2014年度补贴标准为每吨2000元,以后年度的补贴标准以新疆补贴额的60%为依据,上限不超过每吨2000元。

本报记者还了解到,中央财政给主产棉省的补贴依据为国家统计局确定的棉花产量;补贴方式由各省自主决定,可选择按面积或按产量补贴;补贴资金要求专户管理、封闭运行、专款专用,不得预留、挤占和挪用,确保补贴落实到棉农手中。

此外,会议要求各主产棉省尽快制定具体实施方案,做好基础信息统计监测,组织好棉花收购,采取有力措施防止“转圈棉”,同时加大宣传力度,使棉农能全部知晓补贴政策。

本报记者从全国大宗商品数据商生意社获悉,新疆棉花直补细则出台,采取面积与产量相结合的补贴方式,“不设下限”,也没有托底相关政策支撑的直补方案,为受补贴者提供潜在的让渡空间及心理底线,从而对棉价起到加速下跌的反作用,且近期棉花销售不畅,前期高价收购籽棉的企业很多需要通过期货市场卖出套保,给棉价带来巨大压力。

棉花产地“阵痛”,棉花“直补”棉农高兴不起来

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对河南棉农补贴上限是每吨不超过2000元,这就意味着每斤补贴不超过2元钱。“我现在卖的是6块多而不是8块多,我还没有拿到补贴款,什么时候能拿到补贴款我也不知道。”王民说。值得关注的是,棉花价格掉到近四年来的最低谷,棉农普遍存在惜售心理。

王民告诉本报记者,往年一旦棉农惜售,加工企业会坐不住,会上门主动收购。令人奇怪的是,“今年棉农不愿卖的同时,也没有太多的加工企业上门收购。”很显然,买卖双方已经进入了博弈期,而博弈的最终原因和目标还是在价格上。

业内人士指出,之所以造成“农民不愿卖,企业不愿收”的僵局,是因为棉花临时收储政策取消后,新棉价格完全由市场决定,国内棉价要与国际棉价基本接轨。

上述人士还指出,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农民种植成本高,价格低了,自然不卖。另一方面,国内棉价虽然下降了,但与国际棉价相比,仍然处于高价位。

然而惠济军海医院网址,除了棉价之外,棉花收购企业最担心的是,今年棉农亏损面比较大,种棉积极性就会受到挫伤,有可能影响到明年的棉花种植面积。

新政策实行第一年,面对今年棉花价格下跌的态势,对于明年怎么办,种什么?本报记者采访中获悉,棉农普遍观望情绪较浓。

王民说,“今年不挣钱是已经注定了,心血都白费了。我还在观望明年到底是种棉花还是种粮食,我现在还在犹豫,国家的补贴到底能补多少,我们也不知道。”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目标价格改革目的不仅是让市场说了算,也是让棉农和加工企业都要双双获利,这样的变革势必会转变农民的传统生产经营观念,也会转变产品定价方式、补贴方式等,带来一系列的改变,适应有个过程,因此改革还需要系统性的配套措施,各种细则也要在实际操作中不断完善。


上一篇:中国服装纺织业腾笼换鸟有助打造自有品牌   下一篇:橱柜企业应注重与消费者的情感共鸣橱柜橱柜行

友情链接

百度百科  百度知道